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813章 淡定自若的四個人

作者:甄萌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第1813章 淡定自若的四個人

    “天胡!”

    絕世好牌,這是要多么幸運的手氣才能抓到天胡的牌啊!

    姜逸心和李寒紛紛吞咽著口水,這才明了東方清澤一直在放長線釣大魚,一旁的秦玉陽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剛才已經給二人眼神暗示了,可這倆人完全無視自己。看ΔΔ書閣WwんW.『kan→shu→ge.co

    哎!

    “拿來吧!”

    東方清澤伸出手,萬般無奈之下,姜逸心和李寒二人只能乖乖的交出寶貝來。

    “還有私房錢么?”

    “沒有了,我們對天發誓,我要是再藏私房錢,李寒一百年找不到如意!”

    姜逸心指著李寒,并且以李寒的幸福發誓,如果她藏了私房錢,就讓李寒一百年都找不到如意。

    “臥槽,你太狠了吧!我也沒有私房錢了,我發誓,我要是藏了私房錢的話,姜逸心一百年都吃不到肉。”

    “李寒,你丫的,我拿你當親哥,你拿到我撿來的妹子么!”

    姜逸心蹭一下子站起身,這貨太狠了,竟然敢用她一百年吃不到肉做賭咒。

    聽到姜逸心這話,李寒也蹭的一下子站起身。

    “親妹妹有對親哥的幸福置于不顧么!”

    不論是李寒還是姜逸心,二人都沒有生氣,只是尋常開玩笑而已,并且做做樣子給東方清澤看那。

    但東方清澤會相信這倆貨的鬼話?絕對不可能。

    眼看著天黑了下來,交戰的三國士兵們也停下了戰火。

    李寒收拾起帳篷,秦玉陽也將灶具放在了戒指中,四個人準備起身前行離開此地。

    但就在途徑戰場的時候,身穿著藍色運動服的姜逸心竟然被一只手抓住了褲腿兒。

    “救救我!”

    嘶啞的聲音回蕩在夜色之中,月光下,看上去之后十幾歲的少年抓著姜逸心,仿佛溺水者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樣死死不放手。

    看著少年那張血色模糊的臉上映著一雙純凈無暇的眸子,姜逸心停下了腳步,從死人堆中將少年救了出來。

    看少年身上穿著的服侍,并非是三國之中任何一個國家的士兵。

    “逸心,我來吧。”

    秦玉陽上前一步,從姜逸心手中接下了少年,開始為其治療身上的傷口。

    少年身上的傷口縱橫交錯,而且深可見骨,按照常理來說,一個人身上有如此嚴重的傷情早就死的透透的,反之少年強撐著一口氣遇到了他們,也算是造化緣分了。

    “嘖嘖嘖,這傷到了骨頭,即便是醫治好了也會遺留下病癥的。”

    凡人之軀畢竟不是修行者的體制,可以有自愈的力量,若是萌萌在這的話,不僅能完好無損的醫治少年,更是能以上古水神的力量讓少年恢復如此,如常人一樣。

    當然,秦玉陽和姜逸心的醫術也可以,但是他們沒有那么多的時間能夠浪費。

    廝殺過后的戰場,到處都是橫七豎八的尸體,找了一處還算干凈的地兒,秦玉陽包扎了少年身上的傷口,但就在此時,三國城墻中發出陣陣號角之聲,回蕩在天地之間。

    這種信號代表著開戰,不過是片刻間的功夫,三個國家屬于百萬的士兵便將姜逸心四人和正在被救治的少年團團圍在中間。

    “你等何人。”

    狼國的將軍早就看幾個人不順眼了,手中長刀咚的一聲蹲在了地上,那長刀怕是有幾十斤的重量。

    相比起狼國將軍,佛靈國和祝天國的將軍就和善多了。

    但這是戰場,分分鐘能要人性命的地方,三個國家百萬士兵將四人密不透風的圍堵著,尋常人的話怕是插翅都難飛了。

    “路人。”

    姜逸心雙手負在身后,淡淡的看了眾人一眼。

    “路人,哈哈,我看莫不是阡陌國的細作,來打探情報的!”

    “阡陌國的細作。”

    李寒笑著,只是這笑中有著太多嘲諷之意。

    “玉陽,那個少年治好了么,咱們也別在這兒浪費時間了。”

    “好了。”

    秦玉陽將最后一根繃帶扎緊,并且喂少年吃下了一粒丹藥。

    “記住,這段時間莫不可吃任何寒性的食物,我看你天生骨骼驚奇是一塊好苗子,若是日后有緣再見的話,我便收你為徒。”

    秦玉陽笑著,那笑容就如冰冷月光中的一抹溫暖。

    “行了行了,既然就治好了就別磨磨唧唧了,趕緊走吧。”

    李寒打了個哈欠,這么多人圍堵著他們,空氣特別的不新鮮。

    姜逸心四人雖然實行者,也不削和凡人動手,更不能因此泄露了自己的位置,所以說,不管三國的士兵將軍說什么,他們只要不理會就好了。

    “讓條路被,我們要走了。”

    李寒雙手端著肩膀,甚是無奈的看著堵住前路的數十萬士兵,他們總不能當著這些凡人的面前御空飛行吧。

    “還沒有查清楚你們四人的身份,誰都不準離開。”

    仍舊是那個讓人討厭的蠻橫將軍,李寒轉過頭,走到將軍面前,伸出手,指間輕輕地點在了將軍門面上。

    “我若是想殺你們,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給你們兩個選擇,要么讓開,要么就是生不如死。”

    他們當然不會長著自身修為來殺人,更何況是數百萬人來暴露自己,但他們有別的法子來讓這些人退去。

    李寒的手指在抵住將軍門面的那一刻,只聽砰地一聲,原本兇悍至極的將軍兩眼一翻昏死過去。

    任誰都知道說話的人可是聞名三國的彪悍大將,即便是幾百個人站在他滿前,也只有被宰殺的份兒,如今竟然被一個男人輕輕一點就昏死了過去,實在是讓人不解。

    更讓人別的則是在后面,姜逸心看了看眾人,知曉若是幾個人再不離開的話,必然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為了以防萬一,姜逸心拍了拍李寒的肩膀。

    “走吧,別浪費世間了。”

    雙手結印,一道結界將五個人護住,也包括被秦玉陽救治的那一名少年。

    當結界完全展開的那一剎那,數十萬人面前,五個人活生生的消失不見。

    姜逸心施展的結界并未動用任何修為,只是術法之中最為基礎的一眾,即便是凡人都可以做到,隱身咒。

    在隱身咒生效之時,李寒提著少年,五個人縱身一躍離開了,仍舊沒有選擇御空飛行。

    五個人消失在人們面前,毫無征兆的消失,再加上那將軍莫名其妙的昏死,這一切一切都讓三個國家的士兵們不解眼前發生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兒,當然,當事人早就消失不見,更不會解釋這一切是因為什么。

    另一邊,戰場之外。

    李寒放下了少年,從懷中拿出早就拓印下來的地圖,左看右看,指著北方。

    “繼續朝著北方走吧。”

    “能不能飛,走著有點累!”

    姜逸心吐槽著,從前出門都是飛,要么就是做鯨船,但是現在回到了最為原石的狀態,交通工具要么是腿要么是馬。

    “除非你想讓星域魔界的那群人發現。”

    東方清澤看了一眼姜逸心從懷中也拿出了地圖。

    “咱們一直朝著北方行走,大概前天的時間就可以到北梁荒原了。”

    “哎,走吧走吧,走死算了!”

    無奈的長嘆一口氣,姜逸心拖著疲累的身體跟上了東方清澤的腳步。

    秦玉陽在臨走之前將一本書送給了少年,并且告訴少年,只要研究明白這本書,二人可以再一次相見,到時候他便會收少年為徒。

    少年什么都沒有說,但系跪在地上雙手接過了書籍,看著秦玉陽消失在眼前。

    “喂,你不會真的打算要收那孩子為徒吧。”

    “有何不可,等到星劫過去之后,我覺得可以嘗試一下收了那個孩子為徒弟,也不是一件好事兒。”

    聽著秦玉陽的話,李寒無奈的聳了聳肩。

    “虛國的陳悅你也說是骨骼驚奇驚為天人,方才那少年也是如此,咋,是不是見一個人就說是骨骼驚奇的少年,很讓人懷疑你圖謀不軌。”

    “不軌你個頭啊,有些凡人之所以是凡人,并不是因為自身毫無修行資質,而是被埋沒咯,就如陳悅和那少年,若是得到機緣勤加修煉的話,日后必定會成為修行者的強者。”

    就如秦玉陽說的一樣,不論是陳悅也好,還是方才救下來的少年也罷,兩個人都是修行的好苗子,若是放在星界大家大宗之中培養,說不準又是一個司空華如何如何,但是他們生在了凡界成為了凡人,沒有機緣修煉,他是感嘆人才。

    “行行行,你去收徒,我們還是自由自在的逍遙為好。”

    四個人一路說說笑笑打打鬧鬧,終于在預計的時間內來到了北梁荒原。

    “哎,又要過那種風餐露宿的日子了。”

    李寒長嘆一口氣,看著一眼荒涼的荒漠,別提有多么的堵心了。

    “商隊,你們看那邊有商隊!”

    北梁荒原地域龐大,環境險峻,但這里是眾多國家畢竟的要塞,十幾個國家走商都要經過這條路徑,所以很容易見到商隊。

    姜逸心四人隨便找了個借口混跡在商隊之中,商隊的老板也是個好人,很熱心的接納了四個人在自己的商隊中避難,畢竟這北梁荒原的天說變就變,這不,沙暴來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江苏快三快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