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十九章 搞事情

作者:鋒利的柴刀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唐城的動作太快,以至于不管是趙大山他們,還是羅四海等人,都沒有看清楚唐城是如何將那胡須漢子撞出去的。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àn.sHu.ge.CO等那胡須漢子飛摔出去落地翻滾的時候,唐城已經恢復到之前站立的姿勢,眾人齊刷刷看向唐城,后者正自顧自的在用打火機點煙。“老福,把人抓了,帶回去好好問一問,看看這貨是不是流竄進城的土匪山賊什么的!”

    唐城一聲令下,一臉激動的老福馬上和兩個同伴沖到那胡須漢子身邊,先用手銬反銬住對方的雙手,然后堵住對方的嘴,三人就像是拖死豬一樣,將那胡須漢子從街心拖到墻邊控制起來。“我現在再給你一次機會,叫羅三妹馬上過來這里接受詢問,這事情可能還有回旋的余地。如果羅三妹不出現,不但這家水粉店要封門,而且羅三妹還會成為被通緝的要犯。”

    那胡須漢子可是羅四海手下最能打的一個,據說自幼就拜拳師習武,成年之后更是打出了江北虎的名號。可羅四海卻萬萬沒有想到,大名赫赫的江北虎,卻被眼前這個年輕人一招擊敗,而且自己還根本沒有看清楚對方的招數,這怎么可能?可不管羅四海怎么想,事實就在眼前,而且唐城的態度比剛才還要更加強硬。

    唐城不再理會羅四海,只是要張江和派來的那些行動隊員分出一半,馬上押解人販返回軍營,至于剩下的人,則跟著自己留在這里等待羅四海做出反應。羅四海是袍哥不假,而且在重慶城里也算手眼通天的人,只是一向為人四海的羅大堂主,此刻卻是一臉的急色,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了。

    是交出羅三妹?還是當面跟這個該死的小子死磕?又或者回去找關系來解決此事?羅四海腦海中此刻已經升騰起無數問號,可是想來想去,他卻始終沒有拿定主意。江北虎被唐城一招放翻,跟著羅四海來的這些男男女女們早已經被嚇破膽,此刻又見到帶頭大哥羅四海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這幾個男男女女中就有人心中暗自盤算起來。

    重慶袍哥中識字的大有人在,有身份有社會地位的也不少,這種人自然是不會缺少社會經驗的。眼瞧著帶頭大哥熄了火,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事怕是鬧騰不起來了,立馬就有人對唐城感興趣起來。“你們到底是什么人?”一個袖子上帶著紅邊的女子看向唐城,眼眸中透出的神色明顯帶著探究之意。

    唐城只是抬頭掃了對方一眼,便低頭繼續跟身邊的人小聲交代事情,他剛才已經當著羅四海的面表面了身份,這個女人居然還明知故問,唐城對這種人完全沒有興趣。發生詢問的女人見狀不禁怒上心頭,可唐城身邊還站著幾個中山裝漢子,人家手里拎著的可是真家伙。鬧又鬧不得,打也打不過,唐城此刻便宛如一只豎起尖刺的刺猬,讓羅四海等人無處下嘴。

    或許是終于琢磨明白了其中的關鍵,羅四海終于做出反應,回身叫過一個心腹低聲交代幾句,后者便馬上轉身快步跑了。“隊長,羅四海是不是叫人去了?咱們要不要先下手為強?”一直注意著羅四海的趙大山湊到唐城身邊,壓低了聲音向唐城惡狠狠的建言。

    “趙叔,沒事,他再橫,還能橫得過我身邊這幾位?他再強,還能強得過我這一對拳頭?就算他叫人過來,最多也就帶著刀槍劍戟這樣的冷兵器,我身上可是常年帶著50發子彈!到時候,我不止開槍殺他的人,事后還要辦他一個當街襲警的罪名!”為了讓趙大山相信自己的話,唐城故意撩開上衣的衣襟,讓趙大山看到自己腋下的槍套和腰間皮帶上別著的一圈備用彈匣。

    趙大山只是知道唐城身手很強,卻還沒有見識過唐城的槍法,不過親眼見到唐城腰間的那圈備用彈匣,趙大山臉上的緊張倒是消散不少。在茶樓發現的兩個接頭人,一個被張江和帶人嚴密監視者,一個已經被自己活捉。唐城暗自頓足,原本說了要放長線釣大魚的,可誰會想到事情居然又變成發現一個就抓一個的局面了。

    發現潛伏的日本特務,便當即實施抓捕,這無疑是殺雞取卵,唐城當初還在南京的時候,便是這種套路。這種行動方式雖說戰績明顯,但也有極大的缺陷,因為這種行動方式很容易引起其他潛伏特務的警覺,所以唐城在南京期間幫助情報處實施的那些行動,很少會有整個情報小組盡數落網的,每次總是會有一兩個漏網之魚。

    來了重慶,唐城是想做些事情的,同時也在張江和的教導下,想要改變自己的行動風格。可是轉了一圈下來,站在水粉店門外的唐城暗自嘆息,他居然又轉回到原來的老路上來。算了,還是別想了,至少已經抓到了日本特務,這總好過被目標逃脫的強。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在唐城終于快要耗盡最后一點耐心的時候,羅四海搬的救兵終于趕到水粉店所在的街道里。王秉璋乘坐的轎車才轉過街角,坐在轎車后排座位里的他,就已經透過轎車的前擋風玻璃一眼看到了唐城,畢竟唐城的個頭在重慶這里,已經能算是鶴立雞群的。

    確認站在街邊的人正是唐城,王秉璋開始在心中暗自罵起了羅四海,心說自己躲這個小子還來不及,哪里還會上趕著來找那小子的麻煩!自從開始和守備團聯手剿匪,王秉璋已經多次獲得上級的贊賞和嘉獎,原本只是當做玩笑答應給唐城和張江和的好處,如今卻令王秉璋心痛如刀割一般。

    在王秉璋的認知里,重慶周邊的土匪山賊中,大多數都是些連農家山民都不如的窮棒子,可是隨著剿匪事業的持續擴大和進行,王秉璋卻忽然發現自己想錯了,被他們剿滅的山賊土匪中,有錢人可是不少。私下分賬已經進行了四輪,王秉璋清楚的記得他派人交給唐城的每一筆錢的數目,四筆錢加在一起,都夠在重慶城里置辦一所大宅子,再養十幾個漂亮姨太太的了。

    悔不該當初啊!每每想到那些錢,王秉璋就覺著心中憋屈,自己一個堂堂的警察局長,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給算計了,而且最可恨的是,自己還不能去找那小子的麻煩,因為那小子背后那人更加的難弄。王秉璋索性眼不見心不煩,尋找各種理由躲著唐城,就連送錢也都交給手下人去辦。

    只是今日,看樣子是躲不過去了,王秉璋同樣是拜過山門跪過師傅的川地袍哥,身為同門的羅四海求到自己,自己就不能躲著不冒頭,否則會被全城的袍哥唾棄甚至除名。所以,王秉璋來了,可他卻偏偏一眼就看到了唐城,王秉璋的額頭上瞬間滲出一層冷汗,他知道有唐城在,這事怕是難辦了!

    “隊長,那是王局長的車。”王秉璋的轎車才轉過街口,唐城手下的老警中,就有人注意到這輛黑色轎車。重慶是山城,出門的人習慣搭乘滑竿,像這種高級轎車,城里并沒有很多。向唐城低聲匯報的這名老警,之前曾經在市局任職,自然能認得出王秉璋這輛轎車。

    唐城聞言,下意識扭頭看了羅四海一眼,心說這貨居然還認識王秉璋!唐城看羅四海的這一眼,實際只是對羅四海認識王秉璋的好奇,殊不知他這一眼在羅四海看來,卻是心虛的表現。“怎么樣?你們局長已經到了,這件事情是不是也該算了?你打傷我手下的事情就算了,不過羅三妹和這間水粉店,你們以后就別再來找麻煩了。”

    羅四海同樣看到了王秉璋的車子,有了撐腰的他,臉上完全看不到之前的彷徨,言語之中更是隱隱露出對唐城的警告。“看來,你還是沒有搞清楚狀況啊!”唐城輕輕搖頭,羅四海的前后兩種態度變化,讓他心中的最后一點耐心也都消磨干凈。“抓起來,全都帶回去問話,尤其是這位羅老板需要特別照顧。”唐城的命令下達,趙大山等人還有些遲疑,張江和派來的那幾個行動隊員,卻已經餓狼一般撲倒了羅四海。

    王秉璋的轎車離著水粉店這邊還有30多米就已經停下來,掛了空擋的發動機在空轉,轎車里卻遲遲沒有人下車。等羅四海被手銬反銬住雙手,唐城這才走上前去,向面色陰冷的羅四海笑道。“你看,我就說你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吧!王局長的車子就在那邊,我當著他的面抓了你,你看他可有出面保你?”

    “哼,我也跟你說,你現在是怎么抓的我,到時候就還要怎么送我回來!”羅四海哪里能受得了這口氣,明明知道自己這次可能要禍事了,可他還是猛地沖著唐城啐了一口,隨即被一名行動隊員將腦袋狠狠壓在了地上,同時后背上被踩踏了好幾只腳。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江苏快三快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