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三百五十七:故人

作者:太上小君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茶博士掀起門簾,李不琢緊跟在后面。  免費連載小說閱讀網

    出了茶館,是一條逼仄的小巷,兩側是擁擠的民居,到處是可以藏人的地方,李不琢留心注意,果然發現了許多埋伏的暗哨。

    李不琢不緊不慢,走到小巷中央,前面的茶博士突然停了下來,回頭問道:“敢問閣下是怎么找到這兒來的?”

    他話音剛落,暗中埋伏的人便聚攏過來。

    李不琢腳步一頓,不動聲色掃視四周一眼,心知這才是真正接頭的時候。那茶博士把他帶到這小巷中央,可謂伺虎環狼,若回答稍有不慎,便要被群起而攻之。

    李不琢說道:“得人指引而來。”

    “什么人?”

    “符家門客華慶松。”

    “華慶松?”茶博士皺了皺眉,符家的人陸續來了好幾撥,前幾撥人都已離開,去了其他地界,如今龍池圣城里,只剩下符家的一位小姐還在,但沒記錯的話,符離的護衛中卻沒有哪個是叫華慶松的,當即神色變了變,冷聲道:“閣下真沒記錯什么?”

    他話音剛落,悄無聲息的,李不琢前后便冒出幾個人影,殺機森然,隨時便要暴起。

    李不琢暗暗皺眉,華慶松的名字讓對方反應這么大,實在出乎他的意料,恐怕再有些誤會就要與這些人爆發沖突,這是他不愿看到的結果,只好自報家門:“在下是浮黎十六年幽州府試解元李不琢,與符家小姐相識,若不相信,可以讓符家小姐出來與我相認。”

    聽到李不琢自報家門,那茶博士面露疑惑之色,丟下一句“在這別動”,便朝巷子深處走去。

    片刻,那茶博士歸來,便換了一副態度。

    “原來真是解元閣下,多有怠慢,快快有請。”

    ……

    青雀街剎馱堂本來是由下六部眾組成的盟會,專門調度下六部眾中的從商之人,但下六部眾結黨立會,在上六部眾的大人眼中頗為不知好歹,于是剎馱堂成立僅僅數年,便偃旗息鼓,變得名存實亡起來。

    如今的白枝巷里的剎馱堂已十分破落,更是偶爾傳出鬧鬼的謠言,讓周遭居民對這里敬而遠之,只偶有一些不知來歷的商人才會到來,但往往都敗興而歸。

    為外人所不知的是,這里早已成了浮黎的煉氣士們接頭的地方。

    “今日也是趕巧,我本來沒想過來剎馱堂,卻臨時動念過來打聽一件事兒,想來也是有緣,才正好撞見了李兄你出現。”

    剎馱堂里一處缺乏打理的偏房里,符離穿著地空眾的紫色常服,別有異域風情,坐在桌對面,對李不琢輕嘆道:“看來我當初的確沒看錯人,你已恢復了修為,想必已經得到天柱精華了,而我至今卻一無所獲。”

    “我也是僥天之幸,剛好漁翁得利,撿了個大便宜。”李不琢一筆帶過,并未詳細說起司空敬的事,“但符小姐有神游境宗師相助,怎么會到如今還沒得到天柱之精?”

    “說來話長。”符離苦澀地笑道,“當初我本欲先對七十二城邑中的瀏島城下手,袁姨卻以為卻以為區區城邑,不值得耽擱,那時我才知道,她與我來蒼梧界,為我取得天柱精華彌補先天損傷尚在其次,她亦想得到天柱神髓,一舉突破,凝成法相。”

    “我拗不過她的意思,只得來到龍池圣城,孰料打探隱秘時一時不查,中了龍池眾的圈套……”

    符離說到這里,深深嘆了口氣,不過她是個有決斷的性子,很快便平靜下來:“那時候,那些龍池眾的攻勢大都盯著袁姨,縱是她修為深厚,也沒能抗下來,當時我修為低微,卻正好被人忽略,華慶松舍身為我斷后,才讓我逃出來。”

    “節哀順變。”李不琢這才知道,,袁結坤堂堂神游境高手,竟在這龍池城中丟了性命,符離失去一大靠山,又喪華慶松這一臂助,憑她現在僅存的勢力,就算她如傳言中那樣心智超群,在這蒼梧界中恐怕也已難有作為了。

    “對了。”符離深深望著李不琢,“華慶松已落入龍池眾手中,我多番打探,得知他已被關在地宮之下,當成了樹肥,你既然是從他口中得知了接頭的暗號,想必你是去過那個地宮了,怎么,你如今已混入上六部中,成了上六部眾了?”

    “不錯。”李不琢沒有否認,但也沒有詳細解釋的意思,混入龍池眾是他的籌碼之一,豈能隨意說出。

    符離也知機,沒有多問,只道:“我看你是個喜歡獨行的性子,竟然主動來到這里。而你既已恢復了修為,卻不回到浮黎,看來你也是為了天柱神髓而來?”

    被符離一語點破來意,李不琢并不意外,也沒有掩飾。

    符離道:“那你倒來得巧了,近日剛得到消息,百年前偷到一縷天柱神髓的那人的線索,已經有了一些眉目,明日的會議上,墨宗前輩會把消息放出來,屆時你可不要缺席。”

    李不琢聽說過墨宗趙東流,此人乃是堂堂真形境煉氣士,放在整個浮黎都屈指可數,沒想到坐鎮剎馱堂的人,竟然是這么一位高人前輩。

    不過這也合乎常理,法相境的高手有限,皆有名姓,容易被上六部的高手用術數推算發現蹤跡,又因為這等高手依靠法相威能,難以掩藏氣息,所以不適合潛入。而真形境返璞歸真,就算動用術法,也可收放自如,來到蒼梧界中從內部破敵,倒不奇怪。

    像李不琢這等煉氣士,雖然實力不差,但在真正的高人眼中,亦不過小魚小蝦,也是潛入的主力。

    “想不到墨宗前輩竟會出現在這里,考府試之前我還讀過他的策論。”李不琢感慨道。

    符離頓了頓,道:“不過,明日與會之人中,有一位你恐怕不會想看到。”

    “什么人?”李不琢有些疑惑,天宮煉氣士中,他何曾與人結下了仇怨?

    符離猶豫了一下,還是緩緩說:“就是你那堂弟,李琨霜。”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江苏快三快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