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914章 原來你喜歡我

作者:千苒君笑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秋珂低低地輕笑兩聲,道:“你還惦記著那只雞。『→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Co”

    明雁君道:“先前吃蘑菇吃得膩煩了,現在想來也有點后悔。再膩煩好歹也有得吃,不像現在連吃的都沒有了。蘑菇本身是很鮮美的,我怎么能嫌棄呢。”

    秋珂道:“可能是我廚藝不好,沒能讓你回味。”

    明雁君搖頭道:“這與你的廚藝無關,是我自己的問題。你的廚藝已經很好了,你是我見過的最會做菜的男子,真的。不光是做菜,你總是能把什么事都做得很好,我就沒見過比你更好的人。”

    秋珂笑道:“承蒙你這樣夸我。”

    “秋珂,你是世上最好的人。”她說道。

    秋珂怔了怔,繼而笑意苦澀,道:“哪有你說的這般好。如若是我夠好,又豈會讓你同我一樣置身于險境?”

    她道:“就如同在山上摘果子時你不會放開我的手一樣,我也不會放開你的。這又哪會是你的錯呢。”

    她往他臂膀上靠了靠,有些困倦又道:“我有些累了,可以閉上眼睛睡會兒嗎?”

    秋珂輕撫她的頭,道:“睡吧。”

    兩人忙活了大半宿,都已經很累了。

    明雁君閉上眼后,秋珂便也輕輕闔了眼,靠著木板休息。

    沒什么可擔憂害怕的,因為有彼此在身邊呢。

    明雁君恍惚覺得,自己在皇子府那么多個日日夜夜,都不及這片刻來得安寧。

    為什么呢?

    她暫時沒有多余的心力去想為什么。

    縫隙間透進來的幾絲日光,由朦朧到大亮,再由大亮到漸漸黯淡下來。

    明雁君睡了一覺醒來,見身邊的秋珂無所動靜,她第一時間便伸手去探他的呼吸。

    她的手指一靠近,秋珂便醒了,無聲地挑起唇角,道:“別怕。”

    明雁君轉頭看向那絲絲黯淡的光,道:“天快黑了。”

    眼下外面約摸已經是暮色黃昏。

    他倆一直等,等了一天,外面都安靜至極,不聞丁點人聲。

    不知道村民們逃出去了沒有,也不知道何時才會有人找到這里來。

    入夜后,這夾縫里真真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更看不清彼此的臉。

    只是白天睡了一天,夜里兩人都醒著,一起等著天亮。

    沒進食進水的情況下,體力會一點一點地消耗殆盡。

    明雁君也不知道他們還能撐多久,或許兩天,或許三天。

    她干啞地開口道:“是不是村民們都沒能逃出去?若是成功逃生了,應該會回來的。”

    夜里這地底下有些冷,秋珂將她攬過來一些,擁在懷里,無言片刻后,才道:“如果最終等不到人來,你怕么。”

    明雁君道:“等不到人來就算了。最后能與你死在一起,也不錯。”

    秋珂將她擁緊了些。

    她忽然又皺眉道:“秋珂,心口痛。”

    秋珂愣了愣,聲音瞬時緊了起來,道:“怎會痛?你受傷了?”

    明雁君搖頭道:“沒傷,只是從昨晚看見你時,便時不時開始痛。”

    黑暗中,秋珂神情不定。

    明雁君倚在他懷中,輕聲道:“我曾問你,怎么算喜歡一個人,你回答我說,才相見,復相思,當時我就發現,好像我想得最多的人是你,這算不算是喜歡?”

    秋珂渾身有些僵滯,唯有箍緊她的懷抱那么牢實,他沉聲低啞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明雁君道:“我們出不去了吧,出不去的話,我把我的心里話說給你聽聽也無妨。我一直很疑惑。”

    她停頓了許久,才接著道:“不管是在上個村子還是這個村子,村里的村民們都誤把你我當成夫妻。好像他們覺得,青梅竹馬才更應該成親。我也一直在想,”

    她抬了抬額頭,貼著他的下巴,道:“為什么我們沒有成親呢?假如在我嫁給七皇子之前,你便娶了我,結果又會怎么樣呢?”

    秋珂狠狠將她揉進懷,嘶聲道:“我也曾幻想過你會不會答應嫁我。我也不知道結果會怎么樣。”

    明雁君道:“以前我不知道我會不會答應嫁你,我現在我知道我會答應的。”

    可惜,已經晚了。

    這些話,若不是在此時此地,她可能永遠都不會告訴他。

    她喉頭哽了哽,又道:“秋珂,你應該早點問問我的。便是那時候我還不清楚怎么算喜歡一個人,也不清楚怎么算夫妻恩愛,我也愿意與你朝夕相對。我愿意與你對坐而食,愿意與你品酒論武,愿意與你出生入死,亦愿意與你合榻而眠。”

    可終究他沒來得及問,而她也沒有機會應他。

    她安靜地哭了。

    眼淚滴落在他的手背上,灼得他很疼。

    他閉了閉眼,回答她:“我此生唯一的悔事,便是盡量想等到你十八歲的時候再問你,我為什么沒在你十五歲的時候問,沒在你十六歲、十七歲的時候問。”

    她蹭起身,在黑暗中摸索到他的臉,手指碰到他的唇,而后歪頭輕輕吻了他一下。

    他的臉上沾到了她的淚痕,濕濕涼涼的,聽她道:“這樣,是不是只能對喜歡的人做?”

    秋珂應道:“嗯。”

    明雁君又問他:“那你除了對我,可還有對其他的女子做過?”

    他道:“不曾。我就只吻過你一人。”

    “原來你喜歡我。”

    “是,喜歡你很久了。”

    她明白得太晚了,但是在這僅剩的生命里,她總算是明白了啊。

    最后能和他一起死去,也不錯。

    明雁君努力抬著下巴,再度貼上他的唇。

    她生澀又笨拙,不得其法,只是吃著他的唇。

    秋珂滑動著喉結,忽而托住她的后腦,反客為主,手臂將她的身子緊緊扣在懷里,輾轉吻她。

    唇齒廝磨,他在有限的空間里,將她抵在木板上,吻得她天旋地轉。

    空氣里蔓延開的是彼此的喘(蟹)息。

    周身的疼痛被他的吻所安撫下來,有什么東西從四肢百骸流溢出來。

    她常常回憶起那晚海棠樹下的場景,那時那股情緒被她狠狠壓制著,而今再也不用壓制了,瘋狂得肆無忌憚。

    他緊逼著她,她手里緊緊拽著他的衣裳,努力回應著。

    悲涼而決絕的抵死纏(蟹)綿。

    ps:祝小伙伴們小長假玩得開心哦。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江苏快三快彩乐